| 首页 | 建议留言 | 闹钟 | 繁体中文
美女图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

广告联系QQ:1074833008  网址导航文章频道今日要闻男子中弹身亡索赔230万

男子中弹身亡索赔230万

文章分类:今日要闻   作者:   来源:   时间:2015-6-26 14:43:28   当日:1   人气:249   推荐给朋友

 刚从大学毕业一年的小刘去年参加公司拓展活动,在实弹练枪时中弹倒地,后不治身亡。失去独子的小刘父母将射击场诉至法院,索赔各项损失230余万元。小刘到底为何在开枪后自己中枪?该案依然有很多待解的疑点。

  中弹

  “打出一枪后退了两步坐在了地上”

  2014年5月17日,受害人小刘和同事一起去俱乐部的射击场射击。小刘那时刚从大学毕业一年,进入到上海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工作,当天小刘正在参加北京分公司的拓展培训。

  根据与小刘一同在射击场参加拓展的同事苏先生(化名)的证词,射击的房间是独立的带窗户的小屋,大概一平米左右的空间,每次进去一个人,由射击教练在一旁陪着。小刘是团队中第二个进去射击的,进入射击房间后,小刘背对着外面的同事。

  “打出一枪后,我看见小刘退了两步坐在了地上,我以为他被吓着了”,苏先生说,直到教练说有人中枪了,他才发现小刘脸色发白地捂着胸口位置喊疼,衣服上隐隐地有血迹渗出,苏先生意识到小刘中枪了,周围有人拨打120,苏先生扶着小刘说:“别睡,千万别睡!”

  抢救

  失血4000毫升抢救无效死亡

  小刘的父母,52岁的刘先生和50岁的冯女士是对下岗夫妻,小刘是家中独子。

  刘先生回忆,事发当天中午12点30分左右,小刘同事用小刘的手机通知了他妻子,说小刘受了枪伤,正在被送往北京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由于路途遥远加上堵车,他们夫妇赶到地方时已经是下午2点,小刘正准备做手术。

  “当时还能说话,伤口不大。”刘先生说,他看到儿子后,赶忙上前掀开盖在他身上的被子,一边问“伤到哪了”。这时,小刘皱着眉头在喊:“疼!”然后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刘先生说,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医生出来后说小刘失血4000毫升,已经不行了。让家人去看看孩子,再摸摸他。当晚6点左右,小刘因抢救无效死亡。

  庭审

  原告认为射击场保护设施不完善

  昨天上午,小刘父亲出庭参加了庭审,在法庭上他几次落泪,尤其是看到被告出示的监控录像时,坐在原告席的刘先生目不转睛,一动不动。“对不起,我第一次看儿子出事的录像,缓不过神儿来。”在庭后接受采访的刘先生眼眶还是红的。

  小刘父母诉称,到达场地后,没有工作人员对他们进行任何射击培训和讲解。工作人员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也没有告知应该注意的事项的情况下,就直接把手枪递给小刘,让他进行射击。小刘受伤后,射击场没有任何医疗措施和医护人员进行抢救,因耽搁时间太久,小刘被送到医院后因主动脉破裂抢救无效死亡。

  刘先生夫妇只有小刘一个孩子,儿子的死亡给他们带来巨大的伤害,身体和精神状态也每况愈下。刘先生夫妇认为小刘的死亡完全是射击场培训不到位、管理混乱、保护设施不完善、应急措施的疏漏,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夫妇二人起诉要求北京奥林狩猎俱乐部有限公司和北京奥林狩猎俱乐部有限公司射击场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等费用共计230余万元。

  进展

  法官将会向警方取证受害人死因

  在庭审中,两被告的代理律师辩称,参加射击前小刘已阅读了相关射击规则,也经过了培训。监控录像显示,针对于小刘中枪的情况,被告紧急拨打电话进行救治,可以说明被告履行了及时的救治义务,被告送小刘去医院是非常及时的。

  关于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告认为应以相关票据为准,同时代理人认为小刘父母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金过高;事发当天被告支付小刘的相关费用共计4万余元,此后被告给小刘家人3万补偿,上述费用总计7万余元,目前被告方不应该再承担赔偿责任。

  此外,被告代理律师申请追加小刘工作的公司为共同被告,因为事发当天,小刘是在其公司组织下进行拓展活动。

  法庭由于要确定小刘的死因,因此宣布休庭,法官将会向警方取证,了解小刘的死因后继续开庭。

  疑点1

  受害人如何被手枪击中?

  行内人士称,因枪械后坐力导致脱靶可能性不大

  庭审过程中,射击场方面播放了事发当天的监控录像,十多分钟的录像显示,射击开始前,有工作人员在对参与射击的人员进行分号,签署知情书,小刘进入射击房以及中枪后的救治,由于射击室内的小刘背对着摄像头,监控没有显示小刘中枪的过程,只能看到小刘突然倒地的画面。

  根据同事苏先生的证词,“在射击房间外,我们可以听到枪声,但听不到说话声”。

  小刘倒地后苏先生扶着他,苏先生称,他看到射击房间内的枪是用一个绳子悬挂起来的,没有任何枪托等固定措施,小刘中枪后,被绳子绑着的枪还悬空“转来转去”的。但苏先生表示没看到小刘中枪的情况。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有目击者说,小刘打完一枪曾将手枪放下,手枪在绳子上翻了一下,枪口由向前改为向后。

  记者庭后联系到射击爱好者王先生了解情况,作为原来辽宁省枪会会员的王先生有时会到八达岭国际射击俱乐部进行射击,他介绍,在射击时如果是小口径手枪,几乎可以忽略后坐力,所以小刘因为枪械后坐力导致脱靶的可能性不大。参与过射击练习的张先生则表示,虽然手枪后坐力不大,但该项射击对手腕要求比较高,射击时手腕力量不太容易控制。

  被告代理人表示,由于小刘是怎么被击中的与本案联系紧密,该部分事实应予以查明,被告因此请求法院调查取证。

  疑点2

  “官方”死因仍未确定?

  原告律师曾申请警方公布结果,警方没有提供

  北京薪评律师事务所张韬律师认为,小刘家人以侵权起诉射击场,需要证明被告存在未提供有效的指导、安全保障或存在重大隐患等过错时,被告才应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在审理中,还需要考虑研究具体细节因素,通过分析属于枪走火,还是安全绳设置存在安全隐患或者是意外事件等等情况,这些都需要结合现场勘查以及射击场现场的视频等进行分析判断;张律师建议由公安或者法医从专业角度分析、论证当时的情况,以查明事实。

  家属出示的盖着“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印章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显示,小刘死亡原因是“升主动脉破裂”。升主动脉发自心脏的左心室,位于肺动脉干与腔静脉之间。

  对于小刘的死因,事发后警方介入调查该案的结论是什么呢?原被告律师均表示,他们都在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原告律师曾经申请警方公布结果,但警方没有提供。法庭因此宣布休庭,法官将会向警方取证,了解小刘的死因后继续开庭。

  疑点3

  警方赶到时现场被清理?

  射击场方面称受害者同事可能提供不实证言

  射击场的代理人表示,案发后涉案射击场停业7个月,目前恢复营业,射击场具有正规的牌照,主管部门也会定期检查枪械安全。

  按照苏先生的证词,射击场内没有安全和保护措施,小刘在受伤后20分钟被送往医院,其他同事因为这个意外没有再继续活动,他则留下录口供,可当警察到达现场的时候,事发地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射击场方面则表示,苏先生是小刘的同事,关系良好,有可能为了小刘提供不实的证言。

上一篇:男子杀妻后骗9岁女儿:妈妈吃枣...  下一篇:泸州医学院更名四川医科大学遭川... 

更多 【相关文章浏览】

【每日阅读排行】

【每日热门站点】

广告六 广告七 广告十二 广告十一 广告十三 广告十一 广告十